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醫]家庭倫理系列PART2-1~2

首發時間:07年的聖誕節……?

家庭倫理系列
PART2-1
1859主 80D80副

兩個人都有早起的習慣。這個定理在搞到破紀錄之前應該還是成立的。不過這點説白了就是在考驗體力的極限。
他們每天必定吃早餐,每頓必喝葡萄酒,二十四小時喝咖啡。雖然這原本只是六道骸的習慣,只是和這個人大學同學了4年之後,雲雀也有這個「毛病」,所以現在還傳染給了獄寺。有時可能早上因爲什麽「晨運動」以至於就算吃個IL BURRO加IL PANE的時間也沒有,他們也會先燒上一杯AMAROME或者別的什麽。
雲雀和獄寺都是愛車一族,只是品牌不同。BMW的X53.0。簡單舒服,獄寺隼人在挑車的時候一眼便選中了它。雲雀恭彌愛BUICK的GS3.0。低沉的感覺無形的高調。
其實兩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怪癖」之類的……例如。

 晴朗的早晨,一如既往的早期。然後像是家庭主「婦」之類的工作好像已經是獄寺分内的活兒了,只不過他縂覺得家裏的房間要是只有臥室他會比較輕鬆一點吧?在雲雀霸佔了衛生間以後,他揉著腰拿著什麽沾滿血的被單、撕破的襯衫……還有什麽髒衣服褲子的走下樓,打開木廊的門,走到洗衣機跟前,衣服一丟,按鈕一搇,哦~~動作好瀟灑。乾淨利落,不是獄寺多心,有時候他真的會想這個世界要是沒有洗衣機該怎麽過!!?這才是洗衣機被譽爲三大神器之一的最大原因吧。隨後他走進廚房開始做LA FRITTATA,不是說別的不會做,只是這個最拿手而已。然後倒上一杯MONTEPULC IANO D’ABRUZZO后雲雀也剛好走下來了。
 「你做才越來越上手了,但是我還想吃些別的啊~LA BISTECCA?AL SAUGUE?」雲雀吃了一口,放下刀叉,拿起杯子啜了一口,對獄寺說。
 獄寺那著自己那份煎蛋捲到桌子上,然後從雲雀的手上搶過杯子,喝了一口全儅開胃。他果然還是最喜歡這種傳統風味的紅酒,而且味道也不錯。獄寺把高腳杯放在了桌子的中間,之後拿起刀叉說「那你就不要讓我這麽累啊」
 「那是不可能的。」雲雀繼續說「不過要是每天都吃你的話,可能我們傢的伙食費可以減少一人份了。」該死的笑容真讓人就想這麽打下去。
 「你休想。」想也沒有想就脫口而出,但獄寺腦中就想,當年怎麽就沒在老姐那裏學滿出師?不然現在就可以直接毒了他……?又或者在他的飯裏放上一點不留心落下的煙灰?想著他點上了一支煙,剛放到了嘴邊……
 「Vietato fumare」雲雀把煙從他的指抽走,擰滅災煙缸裏。
 「嘖……」媽的,這個混賬!!

所以……他們之間的相處有一套所謂「雲獄處世爲人倫理」,其中一條就是:
在家聼雲雀,在外從獄寺。意見不和……即打。
P•S:雖然「雲雀」隼人幾乎無勝紀錄。

「Bum——!!」光聼這個聲音就知道是爆炸了,看。還有那從窗口冒出的煙。


「噢,親愛的。我早就說過早晨要関窗比較好的。」
「抱歉,寶貝兒。他們一搬到這兒我就一直在想我們還是把木墻都換成剛的貌似會比較安全。」

吵鬧的清晨……你睡醒了麽?(咬殺)


PART2-2
1859主 276927副

雲雀總是在奇怪的地方表現他的風度。恩,還挺像一個紳士。只是獄寺討厭英國人而已。不過還好他不是,不過即使他是……不過我也覺得獄寺也會愛上他的,愛到想殺了他。
他們在同一個公司上班,只是部分佈一樣罷了,反正都是為中央幹活。他們的老闆一個是手黨黨魁一個是白道的權威。獄寺一直都奇怪這兩個人怎麽會在一起的?!哈雷彗星有撞地球麽??!然後六道骸就爬到了澤田的身上說「おやおや~?真是伍拾步笑壹佰步啊~~你會和小麻雀在一起才奇•怪•的•吧~」其實我也覺得他們身份換一下覺得什麽都說得通了,只是……難道客人您不覺得現在這個設定比較有趣一點麽?雲雀對他們之間的關係倒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只是想說六道骸實在是個很好的「交流」對象罷了。和這個人同房四年,而最後自己是個警察而他卻成了他的上司……命運這種東西真的有點不切實際吧。這個設定對兩個人來說應該都不怎麽適合。就好像獄寺第一次遇到雲雀的時候一樣。獄寺是手黨的殺手而雲雀是警署的警視正……噢噢,親愛的母親大人。巧合好恐怖!!但意外的是那時他們已經在為同一個人賣命了,因爲那時候澤田綱吉其實早就和六道骸私下「互相」解決了。直到被耍的雲雀恭彌殺進中央,踹開門就看到六道和食草動物到什麽什麽的一時間一愣,雖然他的一時間只有一秒。
但後面的什麽獄寺已經記不太清了,因爲太無聊了。之後的幾年便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好吧其實不止一件,所以——比方説。

 儅獄寺和雲雀都開著車去上班的時候,到了只准單車通行的家門口時。雲雀總是會很像一個丈夫的讓獄寺先走,隨後獄寺也很給面子的先行而過,甚至得以到「故意」連後照鏡也不看。不過最令人費解的是明明去的是同一傢公司,爲什麽要開兩部車?

「因爲我想開車。」
可能我只有這個時候才會承認他麽果然是有結婚證書的夫妻。

雲雀一直很想開獄寺的寳馬,原因不明。但是按照他本人的説法是:
「如果奔馳是坐的舒服那麽寳馬就是開的舒服。」
我才不相信這個鬼説法,但然後獄寺的反應也並不大,只是他有條件:
「好啊!你給我買悍馬我就跟你換,另外別克也給我。」

之後便沒有下話了。

聖誕節,獄寺休假,但雲雀還是忙得像狗一樣。人們托付愛戴的對象不好儅阿……他是個公私分明的男人,儘管他現在很想和自己老婆滾床單就是了。
 雲雀恭彌用完早餐出門,還是一如既往的抱怨——早餐太單調,然後出門準備上班。出門前獄寺隼人給了他一個「LUCKY KISS」,真讓人詫異!!一個聖誕節就讓暴力的忠犬變成溫順的綿羊了?!哦…那才不是他的作風。
 但是雲雀也覺得沒有「戰爭」的早晨365天裏有一天也是一種意外的享受吧。況且獄寺今天不用去公司,他順手就牽走了寳馬的鑰匙。
 它在雪地上留下了自己腳印。打開了車子的門,先檢查了一下。人還沒進門,直覺就告訴他有些……雲雀拿出自己的眼鏡。喂喂……紅外綫,高壓電?還有著什麽味道……?瓦斯…麽?他屏住呼吸順勢向後退,啊哈……親愛的「老婆大人」這次又出新玩意兒了。然後他好像聽到什麽聲音,好像是………………時鐘?!!熟練的穿過紅外綫也沒有啓動高壓電,迅速拆下那個光聽聲音就知道是定時炸彈的東西。
 「隆——!!!」好像是栽到了鄰居傢的泳池裏,怎麽還是炸了?真是抱歉啊,外面包的是汽油。不過那也是預料中的事吧,確實。
 那個滿是笑意的男人想著怎麽誇自己的「賢内助」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有人捷足先登啊……
「喂?」真不是時候。
「啊啊…………唔……雲雀君……啊啊!!!」這個聲音……是六道骸?
「……什麽事。」無視。
「不好意思啊雲雀學長,今天聖誕放假。」換了個聲音。
「哦?」來的真是時候。
 挂了電話,雲雀恭彌背了一個熟悉的號碼。嘟……
「還活著?」對面傳來了聲音。
「我還活著喲」什麽奇怪的口氣?
「那我是不是應該說“哦~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還記得“雲獄處事爲人倫理”麽?」
「……當然。」
 在門口門鈴按了很久的雲雀破門而入,唔……著上了三把鎖到底是怎樣呢?聽到了從客廳裏傳出的琴聲。

 「雲獄處事爲人倫理」節日篇 第一章:
聖誕——火雞、葡萄酒&香檳、蠟燭。禁戰,煙一根。祝願:鋼琴提琴協奏曲。

「一個人彈不是很無聊?」
「有力氣説話不如去那裏拿好你的琴。」
「那你想彈什麽?」
「Fuuki Linchou Hibari Kyoya 」

「有什麽想起來的嗎?今年的聖誕節。」
「呵…想起來與你第一次見面的那天,隼人。」
「哦?我倒是很想聼你怎麽想。」
「你像平安夜的星空。」


Merry X-’Mas
My dearest lover . 只是一句話我便萬劫不復……
那麽,貳〇〇柒年的聖誕。請快樂,一定。

于是亲爱的CKONE,我爱你。(真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9/09/06 13:04 ] 名醫治療處。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enginkegeyama.blog21.fc2.com/tb.php/125-d554bc8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