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醫]藍莓夜-ACT Ⅰ

藍莓夜

忘記一個人很難。
謙也成為工作狂,白石成為浪子。
他們只是轉身,踏上了不知目的地的大巴,離開。
如果有行走三千裡的能力,那就走吧,然後他們還是要回來,面對。


ACT Ⅰ

應該說,他們分手四個月了。是白石先提出來的。記得那時候白石藏之介想了很久…真的很久之後才決定的。
也許是白石不明白自己對謙也到底是抱著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吧?也許他一直在猜測謙也的心理?但是還沒得到結果前他卻發現了變化。和謙也在一起,似乎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似乎互相牽制了什麽,似乎越來越遠離了什麽。而謙也呢?像是也在苦惱著什麽。
忍足謙也其實並沒有和白石藏之介交往。所以說分手,其實只是白石自己覺得他們的關係也許是戀愛。白石雖然不確定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麽,知道這樣的決定也許會讓彼此都不幸福,但是他知道的是——現在他應該離開謙也,徹底地在他生命中消失……然後,然後他要經歷一次重新開始,才會幸福。

於是那天晚上白石約謙也到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咖啡廳。
謙也笑著問「發生什麽事了么?白石可是很少會約我的啊!~」。嘴微微咧開,他的笑容熱情燦爛得像是能把冰融化一樣。在白石眼裡這異常耀眼。
白石吸了一口氣說「我要走了,所以準備來和你告別的。」因為白石覺得不告而別是非常無理的,無論是如何的開始但是結局一定要是完美的。更何況謙也是他的……他的……朋友?
一聽白石的話,謙也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換而之的是一種疑惑……也許還有一絲的憤怒?「爲什麽要走呢?在這裡過得難道不好嗎?」謙也搖著白石的肩膀。
白石把謙也抓住自己肩膀的手挪開,認真地、溫柔地看著謙也的眼睛說「這是我的決定」。

我,要去尋找。爲了讓自己不再迷惑……
正因為我們都想找別人做自己的鏡子,但放眼望去。最常看見的是自己的影像。
所以我想去試試看流浪。
這樣,也許我會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情…和你在我生命中的價值。

謙也死死地抓著白石的手不肯放開。白石輕輕歎了口氣,說「謙也,這樣的表情不適和你。」

「謙也,也許你應該認真一點過日子。」
「謙也,你要是再不好好工作很有可能會被你老闆炒掉的你知道嗎?」
「謙也,別再去喝酒了你根本就不會喝!!」
「謙也,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再一起打網球吧。」
「謙也,不是我說你,你的發色和你不搭啊~」
「謙也,下次別和千歲賭了你賭運不好」
「謙也……」
「謙也……」
「謙也……」
……………
「謙也,我要走了。」

我將要離開你了,但是沒關係。你是常識人,你擁有理性……你會明白的,然後我們都會痛快絕頂的。結束了。

不知道爲什麽白石覺得自己一開口就沒偶辦法停下來,但是必須停止了。他叫來服務生要了一杯藍莓汁。然後他再一次,再一次認真地清晰地對謙也說他要走了。這時謙也的手才慢慢鬆開……謙也知道如果他不看著白石的話,白石立刻就會走了。但是他還是想賭一把,他說「抱歉,我去一下廁所。」賭一把自己回來的時候白石還在不在。

也許是謙也的賭運真的不好吧。

回來的時候到處都沒有那個清爽的身影讓謙也差點找不到位子。謙也坐在了之前白石坐的位置上,發現了藍莓汁下面那張已結的帳單,拿起了藍莓汁,喝了下去。喝到最後時他發現了一個金屬的物體,他拿出来一看,是鑰匙。

那時候謙也想要忘記,想要忘記那是誰的鑰匙,想要忘記那是打開什麽門的鑰匙,想要忘記那扇門的主人,想要忘記那個人。

咖啡館的玻璃上彩漆和暗藍的夜色,幽幽的閃著誰的哀怨。

Act 1 –FIN-
count down. 4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9/07/18 18:01 ] 名醫治療處。 | TB(0) | CM(2)

No title

过来支持一下,虽然和我心中的谦白有点出入,请坚持下去吧。写文是需要摸索的,写写就好了,加油。
[ 2009/07/21 09:11 ] [ 編集 ]

No title

恩,我一定會的。我這幾天要上課……找點感覺吧,2,3章到時候一起發因為是一起的OTL
[ 2009/07/21 20:03 ]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enginkegeyama.blog21.fc2.com/tb.php/77-1d9b503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