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B(-) | CM(-)

[醫]家庭倫理系列PART1-1

首發時間:考證不能

家庭倫理
1859主 其他隱
十點檔詭異,慎食
PART1 [INSPIRATION FROM 鬼夷]
PART1-1

安靜的夜晚,沒有月亮的暗天空,馬路兩邊的路燈,微弱的燈光格外顯眼。
簡單卻透這華麗復古的洋宅,房子裏面,一片漆,明顯沒有開任何照明設施,不過有那麽一點電視輻射的光透出來。電視機面前有一張長桌,桌子兩邊有兩個男人,桌子對這電視,桌上是豪華的西餐,桌下是隔這大理石地磚的獸皮地毯。
從屋裏望去,放股東花瓶的坐臺上放這發黴的水果,花瓶不知道在哪個角落擱這。墻上的畫不是東少一塊就是西殘一角,真不知道是什麽惡趣味。而且都是詭異的抽象畫,難得也有類似一些什麽手寫的樂譜?鋼琴?提琴?長笛?管弦樂隊?真跡?看不出。
讓我們回到桌子上,嗯……兩邊看起來是……夫妻?晚餐?

口胡!你十點多給我擺西餐架勢啊!

“要豌豆麽?”一頭的男人用這金屬的刀具問。
“不用了,我想要番茄醬。”另一頭的男人很神奇的用這筷子。
“中間”頭也沒有擡一下。
氣氛似乎很差?真覺得這時候被調臺到紀實的戰陣片很煞風景。
是,是這個男人雲雀恭彌調的。
“調回來。”一句話也不跟他多說,他,獄寺隼人。不過周遭的鄰居更加八卦喜歡叫他「雲雀太太」,剛開始是發火,但是過了幾年多了幾次他也習慣了。不計較了。
雲雀不是不可理喻的人,本來覺得會調回來吧,這樣的感覺,但是因爲他是個執著彆扭任性的人。就算回到一八五九年以前他也不會改變大概。
“調回來,不然不要逼我動手。”動吧,反正他只不過經常添加家裏的生計問題。獄寺拿起了桌上沒開封的西餐刀。
沒反應?怎麽會有反應呢,真好笑。所以,真的動手了。把手上的刀向電視機的電線丟了過去,好了,你開心了?
然後雲雀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然後丟向了電閘。
喂喂喂,正常人會把電閘裝的這麽暴露?我不知道。不過他只是想看他生氣而以。
好吧,跳閘了。怎麽辦?雲雀從後面抱住獄寺
“現在怎麽辦呢~”半開玩笑假正經的說。
“還能怎麽辦?幾點了?”好像習慣了?
“十點半,剛剛看到了。”湊到了他的耳邊輕佻的說。
“那就打倒十一點好了。”掙脫溫暖的懷抱。
“然後想想去誰傢。”隨手打開了沙發上的暗門,拿出了兩把槍,一把放在了獄寺的手上。
喂,民宅藏槍不犯法麽?
因爲他是警察。

其實半小時很漫長。
從鄰里的角度來説,已經認爲他們這樣每天打打殺殺的幾乎是每天交流感情的必須課程。
今天是槍戰麽?從最初的拐子炸彈道後來的暗殺遊戲?不過對於周圍的人來説,現在的槍戰啊,近身肉搏戰啊是比以前的炸彈好多了。不過墻上開幾個洞正常了。
雖然可能把什麽別人傢的花盆打個洞,遮陽傘漏雨這樣的。不過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麽樣?除非你想第二天不知道自己怎麽死的,或者終生在監獄裏度過。
其實他們的打鬥很有規律——單數日槍戰,雙數日肉搏戰。非常簡潔好記,雖然打鬥的方式改了很多,從他們剛住過來。對於有時候買買彩票選單雙的鄰居,有時候會因爲聽到了聲音,然後選單雙,再然後中將了還會不知死活的去登門道謝。至於爲什麽道謝獄寺怎麽也不明白。不過他們也有可能直接在床上解決,但是肯定是他在下面。

“去十代目傢怎麽樣?那個人一定在十代目床上快活。”
暴露了聲音引來了兩聲槍聲。
躲在斯坦威鋼琴的下面,換了彈夾,然後把空彈夾朝聲音的來源扔過去。
怎麽可能會丟的中?是沒丟中,但是“乓!”。好吧,這是古董花瓶碎掉的聲音。原來那個花瓶還放在墻腳啊。
剛回頭,子彈從臉上抹過,有一絲火辣的感覺。
爲了這點遲鈍了一秒。
“GAME OVER”
頭上頂這槍
“下一次一定會贏你……”
低聲吭罵
“下一次是哪一次?”
“……”

“門鎖了麽?”套上了外衣,扭過頭來。
“鎖了,但是沒鎖也沒問題。”把鑰匙放進了口袋,從衣懷裏拿出拐子。
敢來的、就咬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09/08/06 20:00 ] 名醫治療處。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enginkegeyama.blog21.fc2.com/tb.php/97-8d461cb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